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详细
“岭南墨妙——詹安泰、佟绍弼、何绍甲、 卢子枢、麦华三书法精品展” 学术座谈会纪要
作者:   来源:广东书协   添加时间:2018.7.28
    

张桂光:今天下午开这次座谈会,大家一起回忆我们的前辈的学养和艺术成就。因发言的人较多,时间有限,所以每人发言的时间控制在6分钟。有几位先生,他们直接和前辈书家有比较密切的接触,另外,已经在纪念文集里写了文章的,这几位老先生发言时间稍微长一点,每人10分钟。

首先有请陈永正先生发言。


陈永正:我还是按照张先生的指示,准时在5分钟讲完。记得前几个月张桂光先生请我当所谓顾问,我说“顾问都是不顾不问的意思”,我说这样,我们应该宣传一下,让大家知道,一位是詹安泰先生,一位是佟绍弼先生,这两位先生都是我非常尊敬的书法大家。

60年代时,我的老师朱庸斋先生说“詹先生说老是教不到好的研究生,因为研究生不能写诗不能写词”,詹先生感到很痛苦,我自老早就非常佩服詹先生。我与佟先生交往得比较多,当时佟先生还很年轻,我经常到他家里坐,陪他喝茶。何绍甲先生也是我非常敬佩的,卢子枢先生几位公子跟我很熟,也经常聊天,还有麦华三先生。这几位老先生生在书法比较纯正的时候、还没有被污染的时候,那时候他们写书法、写字没有什么目的,也没有想得多复杂。我看詹安泰先生的诗词集、手稿,非常敬佩。佟绍弼先生,他用一张破纸、草纸去写他的诗,写完了再拿去改。十多年前,我在开会时提佟绍弼先生,在座的很多都没有听过他,都问佟先生是谁。

这些老先生的书法是纯粹的,对于当前来说,颇有启发意义。这几位先生的书法以后再不可能出现了。过了五年、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像这样的书法,这么纯粹的,无法重现。当书法在不受政治、经济、文化各方的污染时,书法显示人的心灵会不会更加纯粹、更加自由?以前我们心里面没有什么杂念,没有什么功利,为学书法而学书法。在座的很多先生都是六七十岁、七八十岁了,连登先生、卢有光先生、欧广勇先生,你们自己写诗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将来会当书法家、会卖很多钱?我相信你们没有想到。我们这辈人学书法,没有什么目的,就是爱好。现在很多青年一拿起笔来就想当书法家了,为了目的,这样的话不会成为好书法家。你看看这些老先生,他们的书法那种意、那种文气、那种文化气息是不可重现的。

詹先生大词人、大学者,他的书法每一笔都是生命,都是他的学养。我认为詹体的影响很大,当代国学名家饶宗颐饶氏书法,我许多年前在饶先生的一个研讨会上说,“饶氏书法来源于詹体”,很多先生没有看到詹体书法,现在大家看到詹体书法在饶先生手里发扬光大,我希望将来还是继续发扬。但是詹先生的书法有某些方面显得更高、显得更有清气,显得清而雅。

佟绍弼先生,他是纯粹学古的,他被称为五百年来广东草书第一人。佟绍弼先生非常保守,他写诗又学古,他指导我们写诗首先要学古人、学唐人、学宋人、学清代,你不学古,一辈子也进不了,他的书法学欧、学王、学碑,晚年学《书谱》、学怀素。

这就是创新。詹先生、饶先生和佟先生的书法的新是全新的,古代没有的。你看佟先生的书法古代有没有,没有。詹先生的书法古代有没有,没有。这样的诗才是真正的诗,而当代尤其是近二三十年,由于地方的美学思想进来了,所谓张扬个性,我把这个创新称为“伪创新”,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表现自己,但是他们所表现的不是个性,而是另外一种共性,越流行的东西越有共性。这五位先生,尤其是詹先生和佟先生这两位,那种新就是他们的个性。艺术最重要的就是要唯一性,唯一的、不可重复的,每个人就是每个人,人家重复的就是学来的,一个天才出现的时候,他是唯一的,出现以后,后面学他的,就是合唱队。所以现在很多流行的书法往往都是,往往功利较深。

所以我觉得如果再十年、二十年之后,诸如詹先生、佟先生的书风能够在全国有影响,书法可能就会重现几十年前那种比较纯粹的、在功利交攻之前的状况,能够表现出个人的风格的、个人的文化、个人的艺术审美,这样的书法才是真正的书法。


梁鼎光:我想讲一点个人对我们岭南书法的看法:刚才,我们看了五位老先生的作品,他们各有艺术天分,但是共同的特点就是功夫扎实,他们确实是在扎实的、很深的传统功力的基础上进行创作,创造了我们岭南的优良书风,所以我感觉到咱们岭南确实有很多大家。接下来的一系列二十几位老先生的展览也是越来越精彩,所以我们书协张桂光主席出了这个主意,我早已表态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请省领导及省书协的领导坚持发扬岭南优良书风这种努力的方向、工作的目标,把我们岭南的书艺更加发扬光大。

另外,究竟岭南书风好在什么地方?它的长处在哪里?这个事情讲也讲了很多,但是个人有很肤浅的看法。我以为岭南书风有四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精。功夫很精到,继承功夫很深,各有长处。

第二、正。面貌纯正,每一个书家都有他自己的很纯正的一家格调,这是很不容易的。

第三、雅。非常高雅,没有俗气,很脱俗,这也是我们岭南书风里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我们岭南的书人到现在,我以为没有俗气。如果说近几十年来所出现的全国的流行书风,咱们岭南没有,这是很难得的,我们完全是依照优秀的传统的路子,在传统的基础上创作,我以为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而我们岭南恰恰在这方面表现得很突出。

第四、新。新的面貌,这点是每一个书家都能很好地体现出来的。只有继承,没有创新,不能创作出新的,应该说不能称之为一个书法家。但是我们看到老一辈的书家们都能够在这方面有很好的建树,所以我以为咱们岭南确实人才辈出。所以,这种优良的书风完全是从古代每一个大时代继承过来的。

比如说,刚才我们看到的这五位老先生的作品,詹先生创意非常明显,他的碑,特别是在用行书入碑、入楷方面表现得非常好,他还有古雅的楷书的特点,我以为是很不容易的,这不单是一种功力的表现,还是一种智慧很高的创意,我以为是一个有很好的创新表现的书家。

何绍甲先生是写碑的,但是他加之自己特有的味道,我以为也是非常好的。

佟绍弼先生是那种天马行空的创意,这确实是不一样的,对艺术的资质很高。

卢子枢在我心中向来都很敬重他,以前看到他的书法作品都是继承董其昌的风格的基础上,创作他自己特有的很优雅的格调。他的小楷也非常好,他的行书我特别欣赏,很秀雅。而且他是一个著名的画家,我几十年前看他的作品,已经非常欣赏,虽然我不学画,但是都足以看出他是一个字画功力很深的艺术家。

至于我的老师,麦华三先生,大家都知道他出过很多书,他继承传统的功夫我非常敬佩。在我们自己岭南人的印象中,讲一个具体的故事,我1974年有一个机会到北京去,当时我的老师麦华三先生说,“你有机会到北京去,我写了两封信给你,一封信给启功先生,一封信给郑诵先先生”,让我带着这两封信去拜访这两位老人家。我到了北京之后,首先去找启功先生,我带了麦先生的信,特别带了我跟麦老师学钟繇、二王楷书的作业,启功先生看了以后很高兴,当时在座的还有其他几位老先生,他们看到我当时的作业,很赞赏,他不是赞赏我,他是赞赏一个老师能教出我们写那么好的字,他非常高兴。在座另有一位老师说“现在在北京,像广东人这样学习的书法人很少很少了”。


连登:我按照展览的要求,说说我的感想。

第一、这五位老前辈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学养非常高,而且都是在高等院校当老师的。我非常惭愧,我读书很少,所以只能算是一个老年研究生。那时候是晚上上课,白天忙着到处去拜师。那时候连单车都没有,坐公共汽车也要钱,我就用两条腿,一个一个先生地去跑、去学。

佟绍弼先生,从人品、从学养,我都非常尊敬他、崇拜他,当时是小年轻,后来我看每个人基本上都是学有所成,我认为当代这样的水平,就应该是大家。

卢子枢先生,因为我们学的是夜校,所以白天就可以去看他们。卢子枢先生是大画家,他其实是我们两代人的老师。我母亲当年在广州美术学院毕业的时候,卢先生已经在美院当教授。他不光画得好,书法也很好,他平常拿出来的是以董其昌那种比较朴素的书法为主,其实他对王、欧、颜也研究得很深,而且他理论做得非常深。当时我们上课,都是卢子枢先生给我们讲画论,他从古到今都讲得非常深,给我们灌输的基础也非常扎实,受益匪浅。卢先生是山水班的班主任,我不在山水班,我在花鸟班。他给我们讲山水讲得非常深入浅出,书法出神入化,这种写法也融入到他的画里,所以和一般的书法家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写出来的作品非常自然、生动。其实画和书法是两码事,现在所谓的书法创新,比如说抽象画已经不是书法的概念,书法一定要有文字,以文字作为基础,有内涵、有学养,我们现在很多展示出来的展览,都是很震撼的大字,以大为本,我们现在看看这几位先生的书法中蕴含的学养,是我们没办法随便能学的。

我们现在七十多岁,现在看到一些人还在用心学,还在体会、领会,感觉到还是比较有难度的。书法这个东西,没有难度就没有高度,我们要看到人家高的地方,很多人说“岭南的书法好像比全国矮一点”,通过这次展览,25位老先生出来,可能给人以面貌一新的感觉。什么叫难度、什么叫高度、什么是精品,都是站位很高。有一次在上海的一个叫中日书法精品展,都是中国的精品。我们今天都在研究这样的精品。另外,我们要回归到冷静的分析层面,有些外地到广东来的一些老书法家的作品也可以去展示一下,广东也有这样的从外地来到广东生活的,其实也是广东人,应当也把他们的作品放到展览里来。因为我们广东原来有一个广东书法篆刻研究会,就是广东书协的前身。1963年成立,侯过先生任主任委员,胡根天、容庚、商承祚先生任副主任委员,成立时有4位画家担任书法研究会的委员,分别是胡根天先生、卢子枢先生、杨芷泉先生、吴子复先生,这几位都是在二三十年代在广州市立美术专科学校当教授的,书法都是一流的,希望大家到时候不要漏了他们。另外,希望增加一个入粤名家项目,以便将一些在广东生活工作的外省藉名家纳入范围。


杨永权:各位同仁,今天,我本不应该在这个学术座谈会上发言。五位学者书法家的家属是当然的嘉宾。佟绍弼老师一子三女都已去世多年,他们的后人又失去了联系,我作为佟老师的弟子,被推到了台上。

佟老师首先是一位著名学者、诗人,他是“未妨余事作书家”,但他钻研书法艺术和书法理论甚深,著述亦多,造诣很高。佟老师治学之路是一本大书,今天因时间关系,我只介绍他的三几件事。

我首先介绍对佟老师影响特别深的一位传奇人物陈融。陈融追随孙中山先生革命,1911年参加广州黄花岗起义。辛亥革命后历任广东司法厅厅长、高等法院院长、广州国民政府秘书长。他又是一位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收藏家。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公园内的《广州辛亥三月二十九日革命记》巨型石碑,近五千字的楷书,便是陈融的杰作。

陈融曾在越秀山修筑别墅颙园,与省内外学者名流多有过从。当年经常出入颙园的五位崭露头角的青年诗人:余心一、曾希颖、李履菴、佟绍弼、熊润同,被称为“颙园诗五子”,又称“南园今五子”;又有五位画家:李砚山、邓芬、冯缃碧、卢子枢、黄君璧,被称为“颙园画五子”。“诗五子”与“画五子”合称“颙园十子”,影响很大。今天开幕的五位学者书法展,就有佟绍弼、卢子枢两位老师。

我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追随佟绍弼老师学习古典诗词和古典文学。从1964年起,佟老师为澳门日报撰写《粤讴选》和《腊斋漫谈》专栏,指定我当他的助手,为他收集资料,誊抄稿件。因为这种关系,我与佟老师接触特别密切,受教殊多。这段时间,也是佟老师专注于书法艺术之时。1965年轰动全国书坛的“兰亭论辩”,佟老师在他的专版中刊出《答兰亭问》,连载七天,共一万多字。这次展品中有当年的剪报影印件。

佟老师的书法艺术,走过一条从帖到碑,又回归到帖的探索之路。他早年从唐楷入手,后来受包世臣、康有为的书法理论影响,一度研习北碑;他十分欣赏晚明黄道周、王锋、倪元璐、张瑞图、傅山的书风,认为适合他的个性,中年时的书作雄强野战,剑拔弩张,自成风格。五十岁以后,他对《淳化阁帖》,孙过庭的《书谱》用力最勤。佟老师诗集中的《学书》八首,记述他的学书过程,以及对书法艺术的见解,并且评价了历代一些书法名家。

佟绍弼老师很有个性,也很自信。他咏榕树诗“材与不材都莫问,盘粮裂石有余姿”;咏荷花词“自应知我亦诗人,襟韵有天然丽”。所以自信他的书法必传。

我当年因为当佟绍弼老师的助手,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有机会成为澳门日报副刊的作者。1990年调入澳门日报任职至今,这段缘分,实为佟绍弼老师所赐,永誌不忘。


张桂光:现在进入自由发言。


李正天:看这个展览很兴奋,这五位老前辈中有当年教我的老师,筹备工作做得很细。今天之前我已经来看过了,我动员我的学生,说无论如何,不能全部来,也要派代表来,好好学习。非常感谢这么多书法界的老前辈,很多对我有很大鼓舞的、激励的老前辈。


欧广勇:五位老前辈的评价,刚才张桂光先生也说过了,我下面主要说三位:我觉得詹安泰先生以碑入行草,全部是一流的。我们很多人要么写得不到位,要么写得很刻板。佟绍弼先生的行草吸取了古人多家的精髓,亦是一流水平。卢子枢先生的书法也很高深,当年秦咢生先生说“广东人画画、写书法两样都行的就是卢子枢先生”,我看卢子枢先生不止是书画好,而且他的书法的造诣也很高,各种书体都写,而且他还是一个很有名、很有水平的鉴赏家,所以卢子枢先生的书画修养和其他学问修养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另外,我知道上海有关部门有不少容庚先生的资料,希望可以复印过来。


陈初生:我们讲中国的文化自信,在广东在岭南也应该讲岭南文化自信。但是一段时间,国人对岭南文化缺乏了解,甚至在部分言谈当中,对岭南文化颇有微辞。我是外省人,在广东那么多年,对广东应该是有点了解,所以我站在我的立场上,我觉得有些人对广东还缺乏了解。所以,我们广东几届书协的领导和省政府已经作了一些自我总结和宣传工作。在以前的广东历代书法的展览一直很成功,除了把广东古代的一些书法陈列出来之外,对于外省人进广东也有所反映。当时座谈会的时候,我说我作为一个外地人入广东,广东的确是海纳百川,那种胸怀、那种开放,其实老早就能够体现出来。我们这次推出五位老前辈,接着一共还有25位,这是一个很好的文化工程。下一步就是把书出好,把作品拿出来,让世人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那样。所以外界有些话听起来很不舒服的,比如说我们的老师罗振玉、王国维的书法是初级阶段,这是对中国书法的侮辱,假设没有罗振玉、没有王国维,你现在有资格站在这里讲话吗?当时在那种情况下,就能够以自己的力量把这些甲骨文整理出来公之于世,我们现在的人也很难有这种胸怀。

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省委、省政府、宣传部和书协的工作做得很好,我们要很好地睁开眼睛,抬起头,以仰视的眼光来看看岭南先贤们的光辉成就。


周树坚:我接着陈老师的发言再说几句,从今天的展览来看,我们省书协新一届的领导举办了这个展览,对我们广东岭南文化的发展是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的。刚才连登老师、欧广勇老师和陈永正老师都讲了岭南文化如何去发扬,习近平主席号召我们发扬传统文化,我想提议借着这股东风,将我们广东的岭南文化从明代开始整理出来,打过长江,立足于中国的传统之林。


卢有光:我谈三点:

第一、省书协这次活动做得非常好,给我们广东的书法增添了很多活力,希望以后要多办。

第二、看了今天的展览,我有点启发。我们学书法一定要做字外功。你看他们都是有名的学者,所以写得这么好,现在有些人觉得好像书法很多空间,就是写字,不去读书,做字外功,所以写来出什么好字,跟“流行书风”,以丑为美。我觉得这是不正确的道路。我们要坚持走我们岭南书画家前辈们的道路,学好传统文化,把我们的古典文学各方面都学好,那么将来我们的岭南书法一定有很大的发展,特别是年轻人。

第三、我觉得传统必须要弘扬,要钻研传统,没有很好地钻研传统,说什么创新都站不住脚。我们不要管他们走什么路,我们走我们岭南书法的道路。现在很多年轻人对于传统的钻研比以前多了,这是很好的现象。现在全国的评选听说也比较重视传统,这是非常好的。我们广东一定要坚持这条路,把传统功夫做扎实了,我们的创新就自然会来。


许鸿基:各位老师、各位同道,大家好!我今天看这个展览深受震撼,也深受教育。今天这个展览的詹安泰等五位前辈的治学态度和艺术造诣,我归纳起来有三点:

第一、取法高古。五位前辈重视传统,取法都是中唐以前的书法艺术经典,更多的是先秦和汉代的。广东省书协以前编辑岀版的《麦华三书法集》中,有麦老临《泰山经石峪金刚经》(全碑),可惜在此展未能看到他这一临件。

第二、功力深厚。从临作可以看出这些前辈是怎样做功课的,他们崇拜经典、严谨认真的临习态度,是我们晚辈应该好好学习的。刚才有专家提到“有难度才有高度”,我深有同感。前辈有些临作篇幅很大,有些临作是笔划极细的小楷,他们一样是点画很到位,结体很精准,一丝不苟。

第三、创新力强。詹安泰老师的作品,以浓厚金石味的魏碑间入个别活泼的行草书体,显得那么协调,还流露出一股清气,是高超的创新之作。他们的创造力来源于哪里?我觉得他们不是为创作而创作,为创新而创新,而是丰厚学养和独特审美观的自然流露。有些老师学习和精通很多书体,如麦华三老师,篆、隶、楷、行、草皆精,他掌握了许多艺术元素,综合表达为独具风格的楷书。他们的创新是出于內在的、由内而外的创新,不是追求表象的形式的创新。

中华文明传统哲学思维具传承性、动态性,优秀文化遗存亦然。今天这个展览体现包括书法在内的传统文化艺术的继承与创新的规律。岭南素有尊碑传统,湖南籍的沈从文曾在比较各地书家时,赞叹广东的梁启超、胡汉民习碑有专一“转而耐看"。这个展览汇集五位前辈临碑之作和具有独特风貌的作品,让我大开眼界。

作为后学,我看了展览也觉得惭愧。我们要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书法史上的经典?怎样继承和弘扬广东书风?要尊崇什么样的艺术价值观?怎样进行艺术创新?我们要深入思考,要虚心向前辈学习。


李远东:今天看到五老的作品,的确是感到非常激动,非常震撼。以前很多作品是在网上、在书上看到,远远没有看原作那么激动、那么震撼,特别是麦华老和佟老的那种很细、很小的作品的精致、精到,特别感动。我对五老仅有粗浅的认识,有感而发写了几首诗,对这五位前辈粗浅的感知而已,我给每位老先生都作了一首诗,在这里念给大家听听,企求在座的老师和同道赐教!

第一首:著名书法家、一代词宗詹安泰:无处漫听琴,苍凉背影沉。拙书融 爨趣,论著苦行吟。唱和春光好,词华古意深。南詹携北夏,识曲觅知音。

第二首:读佟绍弼诗词书法集:南园才子领风骚,留得狂言酒甚豪。笔力浑如三伏雨,诗情化作五更涛。融碑入帖方神贵,论画通经自格高。慧眼勋名光灿灿,精研博学展雄韬。

第三首:缅怀书法大家何绍甲先生:心理源于乐律通,诗书印艺意无穷。炼刚绕指胸中气,磨剑萦怀笔底雄。一曲云和江上月,三生烟伴岭南风。身名载道羊城立,眉寿临轩瀚海中。

第四首:赏读九石山房书画感怀:莞邑奇才卢子枢,西樵揽胜墨生珠。四王真趣千重秀,三圣天机万壑殊。淳厚势雄追董巨,高华韵雅继黄苏。远游尽看溪山景,往事前贤只画图。

第五首:缅怀麦华三先生:根系番禺白玉藏,东瀛名气砚池芳。笔回珠水烟霞润,诗向云山岁月长。静听瑶琴声未散,闲观剑器帖犹香。艺舟书影钟王脉,百尺松高仰栋梁。


蓝广浩:今天来参加广东“五老”书法精品展,是我学习的一个很好的机会。以前只了解美术书法界的前辈和在座的各位老师,通过这次观展,开阔了眼界,学到了很多东西,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詹安泰先生的字我之前是没有研究过的,今天有幸学习,顿时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一看就是非常的高古,一看就知道先生曾经对传统帖学和碑学进行过深研,做到碑帖相融。这是值得我们很好地进行学习的一个方面。另外,我尤其喜欢他在书法创作过程中,将自己的学养内涵和当时心境一点一滴地融入到书写过程中。完成的作品看上去是来自于古人,但是实际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和理论理念的东西,体现了他对书法的独特见解和美学追求,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佟绍弼先生是一个诗人,这个诗人很有激情,所以在他的作品里,他的诗和他的情结合得非常好。我刚才在观展的时候在佟先生的作品前停留了很长时间,尤其是在他写给刘斯奋的那首《满江红》前,足足停留了有十几分钟,怎么也不舍得走,完全被佟先生的诗情书意所折服。佟先生的作为,也给我们后辈一些启示,我们作为书法家也好,书法爱好者也罢,一定要在自我修炼上下功夫,尤其是古诗文的功夫。

所以我今天很激动,心里有很多想法,感觉要一吐为快。现在我们年轻人有很多想法,但是做的功夫不够,想法太多,浮躁追风。我们也曾经有很多梦想,但是我们跟这些老先生比起来,他们那种功夫、那种对艺术的执著,以及他们对功名利禄的看淡,对书法艺术的纯粹爱好和自信,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一点值得我们学习。


李小如:刚才很多前辈都谈了五老的书法作品,我也谈谈我的感受。作为晚辈,我很敬仰五位老先生的书画及品格,所以今天看了展览,真的很激动。我们广东近代的书法当中,受他们的影响很大,他们怎么读书做人、怎么在碑中结合行草书等等,都是值得我们后辈学习的。看了展览以后,我们更加清晰地感觉到我们岭南书坛应该在全国有更高地位、更有成就。我有幸能够在麦华三老师最后十年中受他指导,我的小楷也是他一直在指导我学习的,所以今天参加这个展览,更多的是缅怀先师、缅怀前辈的心情。


丘仕坤:来参加这个活动,既是瞻仰,也是学习,还是敬贤尚德之举。我觉得有两个“一”很深刻:一个是遗憾,本人对五位老先生,没有见过他们的真人,因为我在军队工作,后来调到广州时几位老先生都已不在世了,此刻睹物思人,感到斯人已去,作品还在,甚是感怀与感念;另一个是启发,五位老先生都是我们后学学习楷模,值得我们尊敬与景仰。詹安泰、佟绍弼、何绍甲、卢子枢、麦华三先生,这五位贤达皆有过人之处,都有共同特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性:一是充满天性。我觉得五位老先生都是上苍派来教化我们的,他们的诗书画各有所长,均能以文化人、以书香人、以诗染人。二是充满艺性。五位先生非常难得,集多种专业于一身之圣人,高品文化人,富有传承、富有创造、富有价值。三是充满人性。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一种精神彰显与理想升华,一种生命力的感召,我觉得五位老先生的作品在这方面得到了充分表达,富有精神,富有力量,也富有生命,我们后来人学习他们的精神,就是从他们的作品中感悟到一种精神的力量、精神的滋养,使得自己艺术心花绽放,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叶耀才:今天很高兴看到广东省书法家协会成功举办的这个广东五位老前辈、学者书法家的精彩展览。我去年自从听到省书协这消息就非常感兴趣,今天看到展览能够达到这样的学术规模,展品中书家学术文献资料的这么丰富多样,入选作品的各有风貌毫不雷同,而且深具每位老前辈的学术特色,这是以往展览所没有的。首先我是来学习,也表示感谢书协做了一件实事、一件大好事!另外,也讲讲五老当中我的老师何绍甲先生的书法。我有幸在80年代初向何绍甲老师学习,当时他已经80岁。我60年代时就在华师大,在何绍甲老师的正对面住,从小就已认识他,当时以为他只是一位音乐家,实际上他还是一个书法家、教育家,而且在书法、在碑学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同时又是诗人、篆刻家,我在文章里写到何绍甲老师的碑学在当代书坛、岭南书坛的影响。包括陈永正老师在二十五年前就写过文章发表在广州日报,评价何绍甲老师的魏碑书法:“凝重而又灵动,已臻浑化的高境。先生所书《石门铭集联》尤得古人神髄,⋯⋯先生继承岭南书风的优良传统,既能妙造自然,又能自出新意,格韵俱高,在当代全国书坛当中也是不可多得的。”

何绍甲老师除了在碑学方面的造诣之外,他在书学理论、碑学理论方面曾经跟我们谈过很概括的两句话,即“写碑贵存书卷气,写帖宜有金石味”。此论看似平常,贵在尊碑而不抑帖,持平中蕴含新意,首次将碑学研究从学者们考证勾沉式的学问研究,落实到书法本体的书写趣味上来。自从康有为的《广艺舟双辑》以来的一百多年中,碑学书法虽然在书坛时有创新之举,名家辈出,但是碑学理论为“师刀师笔”的问题一直争论不休。而何绍甲老师通过他长年的成功实践,对汉魏碑书法从稚拙、古朴、茂密、恣肆、雄强、一直到雄浑、博大、崇高、静穆、超然,从初级到高级都能够驾驭得好,这在这一百多年来的写碑大家中还不多见。这次在他的作品展览和书法集、论文集中都可以看到这么一个很突出的面貌,也可以说在何绍甲老师的每一篇碑体书法当中,从他独特的字法、章法中,我们可以把其中一些字单独地抽出来,跟近现代一些写碑大家进行对比,跟古人汉魏碑刻的那些碑体的字进行对比,就可以知道他在碑学研究在这条道路上到底走了多远,跟我们目前所见到的一些写碑的书法的差距有多大。

因此我在文章里也专门提到这个问题,何绍甲老师的碑学理论和碑学书风可以说是当代正大气象的一种典型,并且在康有为碑学理论上切实地推进了一步。这几年以来,书画艺术家都有人提到“正大气象”,虽然我们这十多二十年来写大幅书法的人越来越多,但是真正有正大气象的还是非常少,多数写碑的人都写得很粗鲁、很粗犷呈现一种火气、伧夫气,甚至是聚墨成形不知所谓。但是何老师能够写到超越古人,而且自成一体,粹炼出新,从字法、章法到整个碑字的形态,都跟我们所看到的魏碑,跟以往所看到的学者写的魏碑有所不同,而且高出一大截。难怪80年代秦咢生先生,关山月先生都特别同学生提到何绍甲的书法特色。我在文章中亦写到,我们看到的很多学者书家所写的汉碑魏碑经常有一种现象,就是写成馆阁碑,这是雅化而敛抑拘紧所难以避免的,但是这种现象在何绍甲老师的书法里不单是避免了,还将汉魏六朝的雄迈昂扬骞举意态充分展示出来。可以说他的碑体字兼容了刀、石、笔、墨这几个特点,这是非常难得的。


麦玉琼:我的父亲麦华三先生去世已经32年。在这里我代表我们全家非常感谢省书协没有忘记他,为他举办了这次五人书法展。这次五人书法展,不但是宣传中国历史悠久的书法艺术,弘扬岭南书法瑰宝,丰富人民文化生活,更是中国书法艺术的承传!

回忆我父亲的一生,都是在从事挖掘、研究、总结中国书法艺术和书法教育、承传工作。他的一生研究书法艺术和理论著作不少,桃李满天下。

早在1943年,他就应邀请到中大礼堂演讲“书法源流”,展出作品200多幅,深受与会者的赞扬。

1957年,第一次中日书法交流,日本作品59件在北京展出,中国作品100件在日本展出,其中广东有12人共16件作品参加,我父亲有两件楷书作品入选,其中一幅是《古今书法颂》,另一幅是《黄庭经》。

1981年5月5日,中国书法家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我父亲与广东的任泊生、商承祚、秦咢生、黄文宽共五位出席了会议。其间北京电视台对大会进行了报道,并特意邀请他们到电视台表演书法和篆刻艺术,我父亲应邀写了一幅行草条幅“笑指天南第一峰”。 到了75岁高龄时,他又加紧著述中日书法交流史。

广东省成立书法家协会,他又一直坚持为宏扬广东书法艺术而努力,直到1986年去世。他一生为中国书法艺术所作的贡献是世人皆知,有目共睹。正如省书协在他的追悼会上所书的挽联:“千载接笔阵真传沾溉岭南千百子,平生论书艺之道低徊玉版十三行”。这正是对他一生的总结和最得意之事的真实写照。


詹伯慧:我发言有两句话:

第一、一句是感谢,我父亲1967年去世,去世的时候才65岁,所以今天能够在书协文联的策划下收集到这么多我自己家里都没有的作品给大家看,表示对书法艺术家的敬仰,首先感谢书协张桂光主席,还要感谢文联的洪楚平主席。特别是洪主席,我要特别感谢他,我家里原来有几幅书法在他那里,几年以前中山大学纪念我父亲110周年时举行过一次,比这个还要多,也是洪主席策划的,早年我父亲的书法在潮汕地区比较多,但是大家知道解放以后基本上就很难找到他的书法,1958年,他成为右派,那时候是没有一个人敢找右派写字的。直到他1961年摘帽以后,广东省要举行毛主席诗词书法展览会,后来想起他了,所以这里看到他60年代去世以前写的几幅就是当时写的。

我这里要检讨一下,1956年夏承焘教授来广州,我父亲很高兴。别后有词唱和。父亲把写给夏教授的词写成条幅由我带回武汉收藏,这是很难得的一幅,但是文化大革命一来,扫四旧,我家里又被抄家了,家里人也害怕,我自己也进了牛棚,当时那幅很珍贵的字就赶快地撕掉了,这是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父亲的一件事。现在大家都很尊崇我的父亲,最近我们家乡要兴建他的纪念馆,在这里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们,到时候我们潮州的詹安泰纪念馆其中有一个馆就是书法的。

第二、习主席说“四个自信”,广东要建设文化大省,文化自信是非常重要的,从这次展览上,我看到了我们广东的文化界尤其是我们书法界对文化自信是很有信心的,所以我希望我们这个文化自信,书协做得这么好,应该把它扩展好,影响除了岭南以外,能否进一步扩展到其他地方去,表现我们的岭南自信,贯彻习主席的“四个自信”。


洪楚平:我是来学习的,"五老"或其家屬我大都认识。詹安泰是我们饶平人,我1978年上中山大學读书时,老师就说中文系有位著名教授詹安泰,可惜他走了。大学毕业后在省政协工作,便认识詹伯慧教授,并交往至今。卢子枢子女也是在政协时就认识的。麦华三先生多次见过面,政协組织书画家迎新挥毫,我们当工作人員。今天的展览是书协花了很大的力气,做了很多的工作,所以从这点来说,咱们书协是很有力量的,刚才几位老师的发言我也都认真听了,也都是老朋友,所以我感觉到对咱们岭南来说,我覺得岭南书风是很值得一树的,而且这个旗帜应该是高高地举起来。我们文联也好,书协也好,大家共勉。


 吴慧平:非常高兴参加这次学术研讨会,我是广州美术学院的一位书法专业老师,教书教了很多年。作为晚辈,我觉得推广广东书法弘扬岭南书风是我们后辈义不容辞的责任。今天在现场看了五老的展览,更加引起了我的感慨。在广州美术学院教了这么多年书,我感觉我们现在专业院校所谓的书法的本科教学,太专注于技法的锤炼,而忽略了技法所带来的文化的养成。我感觉这种方向应该走偏了。我觉得中国书法,从大的角度来说是一种文化,从小的角度而言是一种视觉艺术。中国文化对书法艺术的滋养提供了什么东西呢?学书法的人一定得弄明白。中国的传统儒家思想、道家思想和佛家思想分别为中国的传统文化提供了一种精气神的东西,儒家提供了一种浩然之正气,道家提供了一种飘逸之仙气,佛家提供了一种虚空之灵气。对于书法的学习来说,我们应该把其放在首位,应该体会各种气的养成,这不是简单的笔法传授所能够传达出来的,甚至说技法的传授如果说没有这种精气神的支撑,应该是伪技法。这是我这次看展览的最大的感受。五位老先生的书法给我们带来的就是一种气,带来了中国传统的气,这应该是放在我们书法教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的,而不是把它放在书法的字外功里。我们经常说书法是需要养的,这种所养本身就是书法的技法里涵盖的东西,就是技法传授的核心所在。


李炳球:各位前辈,因为我是外行,这次展览也叫我帮忙协调,所以叫我过来。我感觉岭南的这些书法家,开始很多人都不是很清楚,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人很多都不清楚。我们现在尽量就是把这些东西整理出来,这些年陆陆续续地都要把这些东西整理出来给各位前辈去参考、去研究,因为找资料的难度比较大。去年我们跟香港中文大学的艺术馆、博物馆也做了一个出版和展览,全部都是原作,因为涉及到很多手续,所以我觉得做成一件事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作为东莞来说,我自己是东莞人,像卢先生的很多作品都是经过我们东莞政协的手全部捐给东莞。另外,麦华三先生跟我也是有一点点因缘的,我一个老师跟了他十多年,最后我那个老师去世了,他把他收藏麦先生的作品给了我保存。所以我现在就把它整理出来,尤其是东莞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制造业的地方,但是我们这几年尽量做一些整理的工作,把这些东西整理给大家看。在书画方面,我们近年来陆陆续续整理,包括容庚先生的大量的资料我们也在整理,下来还有一些不是很知名的东莞籍的书画家,但是我觉得他们的东西就像刚才有老师所说的,很有灵气,到时整理出来之后,有机会可以给各位老师参考。


王志敏:我今天参加这个展览,本来是想来学习的,听听这么多前辈对展览的评价,开发思路。刚才听了众多前辈的发言,觉得收获很大。这次展览的五位前辈书法家,在我们这辈人小时候就已经是耳熟能长的了,但是过了几十年之后,回过头这么全面、这么完整地看他们的作品,发觉又有了很多新的感受,实在是一件非常令人激动的事情。在这个展览可以较全面地审视当年我们曾经崇拜过的前辈老师的艺术风采,从中获益良多。事实上,每一位艺术家都要在审视传统、审视他所处的年代,经过这两种审视之后,交出自己的答卷。在这个展览中,我们看到了这五位书法家从他们自身学养的角度,从他们的对自己的艺术定位的角度,在面对传统时,都带有很强的个人的色彩和看法,以及他们所处时代的特征,而且都有自己的很多方面的造诣,跟我们现在很多人一开始的就去追求自我风格的建立完全是两码事。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这个展览对我们是非常震撼的,学到很多。


张桂光:刚才很多专家都作了很好的发言,麦华三先生曾对广东书家的特点作过这样的总结:重气节、重学问、不求闻达、富创作性,我觉得这几点总结得很好。

我看了报纸上,很多书家、画家的后代争遗产,搞得一塌糊涂。容老一生收藏那么多东西全部捐了,古铜武捐给博物馆,总计200件。捐给广东美术馆也就是广东艺博院的古今书画就有1083件,捐给中山大学图书馆的图书就有1万多,他捐的容庚丛帖现在出版了,定价就29多万,所捐份量可想而知。另外,不止是他自己捐了,他生前说捐的,他的子女还是帮他捐了,这种人品,这对子女的教育也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在人品方面,我觉得也是很了不起的。不求闻达,这些前辈到家都十分低调,我们不把它推介出来,大家都不知道这些大家有这么好的作品。学问更不用说。

我觉得这确实是反映了我们前辈的一些成就,看完这个展览以后,确实岭南文化要自信,我觉得这个展览应该可以在这方面给我们一个底气。

另外,书法不应该搞纯艺术,这些作品统统都不是作为纯艺术创作的,都是强调要把书法提炼为纯艺术以前产生的,他们都是很普通地写字,所以我主张一定要用文化来养书法,不要像现在有些人强调“书法不是写字,书法是艺术,写字是文化,我们讲艺术,不是讲文化”我觉得这是相当错误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向前辈学习,还是要用书法养文化。现在很多书法名家都有一种“60岁现象”,60岁以后就走下坡路,就拿写碑的来说,我们广东的曾景充先生在80、90年代的作品确实是很不错的。北方的孙伯翔在60岁以前所写的魏碑也是很不错的,应该可以说“南曾北孙”,他们各有特色。但是过了60岁以后,达到一定高度以后,就不知怎样前进,都开始走下坡路了。现在很多60岁以后的作品,很多人说都不能看了,但是你看我们的那些前辈,你看看何绍甲,90岁写的魏碑还是生气勃勃的,这就是文化滋养的结果。所以我觉得文化确实很重要,我们今后还可以再深度地去讨论怎么从我们前辈中去吸取更多的东西。一个要岭南书法有自信,一个要很好地弘扬岭南书法的传统,把我们的书法事业更推向前进。


0
(责任编辑:)
协会动态   更多》
广东省“星河展”·第七回书法展在广州
“岭南墨妙——詹安泰、佟绍弼、何绍甲
“岭南墨妙——詹安泰、佟绍弼、何绍甲
“岭南墨妙—詹安泰、佟绍弼、何绍甲、
好心茂名系列展览活动——“不忘初心
首届“凤凰杯”全国书法作品展在潮州隆
广东省第六届“南雅奖”书法篆刻展征稿
第八届广东省新人新作书法展征稿启事
此心光明——纪光明书法作品展在广州开
省文联领导慰问省书协顾问、老领导及著
书法展馆   更多》
张桂光作品一
协会概况   更多》
广东省书法家协会第六届领导机构名单
广东省书法家协会简介
广东省书法家协会章程
中国书法家协会专业委员会广东委员名单
   
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版权声明
广东省书法家协会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龙口西路550号3楼,邮编:510635 邮箱:gdsfjxh@163.com
粤ICP备12065909号